安徽蚌埠市民醉驾撞死6人 一审判处死刑(图)

2014年12月26日深夜,蚌埠工农路发生一起惨烈车祸,当地市民陈运醉酒后驾车经过此处,撞倒多名行人,致六人死亡。昨日上午,蚌埠市中院对此案进行公开宣判,陈运犯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判处死刑,这也是我省首例因醉驾被判死刑的案例。宣判后,陈运并未当庭表明是否上诉。据了解,案发后,陈运家里只对6名受害者家属赔偿了13万余元。

[庭审现场]

听到判决陈运流下了眼泪

昨日上午9点半,随着审判长宣布,陈运戴着沉重的手铐和脚镣,在两名法警的护送下走进第一法庭。今年5月18日,他在这个法庭受审,近四个月过去,陈运的外表并无明显变化,他的亲属也来到法庭参与旁听。

据法院审理查明,2014年12月26日夜,陈运驾驶轿车,在限速50公里以下的蚌埠市工农路上,以时速100~108公里的速度由北向南行驶,行驶至工农路万达广场西门附近时,将横过工农路的胡某某撞倒,后又连续撞倒徐某某等5人,致2人当场死亡,4人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经过对陈运体内血液检测,乙醇含量为266mg/100ml。

昨日上午法庭宣判,一审判处陈运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听到判决,一直看起来还比较镇定的陈运,淌下了眼泪。其当庭未表明是否上诉。

庭上乱跑幼女不晓父母亡

在宣判开始前,法庭里聚集了数十名受害者的亲属,其中一名两岁多的小女孩拿着苹果,在大厅里跑来跑去,身旁一名60多岁的老者在呵护着她。小女孩还不知道,在这场车祸中,她的父母、哥哥,都先后殒命车轮之下。据亲属介绍,孩子现在由姑姑带,“为了孩子成长,我们教她喊姑姑妈妈,等她长大了,才会告诉她实情。”

情绪失控陈运家人纷纷哭

“家里之前被骗了钱,后来儿子又出事,一个又一个打击,无奈又无助。”陈运的母亲说,儿子出事后,家里赔偿每名受害者2.3万元的丧葬费。“希望法律能再给我孩子一个机会,他(陈运)还有两个四五岁的孩子。”陈运妈妈说,会尽最大所能补偿受害人家属。

在宣判结束后,陈运家人无法控制情绪,纷纷放声大哭。受害者家属表情依旧凝重,“就算死刑,我的孩子再也回不来了。”

[事故还原]

一桌酒席只认识一个人

2014年12月26日晚,陈运接到程某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去参加饭局,这时陈运已经吃过了晚饭,碍不过面子,最后答应对方,开车前往饭局。

陈运来到饭店后发现,除了程某,其他人一个都不认识,一番觥筹交错后,陈运喝了三四两白酒和几瓶啤酒。饭局结束后,在KTV包厢里,陈运又喝了几小瓶啤酒。从KTV出来后,陈运拿着车钥匙,带上程某,发动车子疾驰而去。

再三叮嘱未能阻止喝酒

庭审时,陈运交代,在当天车祸之前,他曾有数次酒后驾车的经历,都未被交警查获,这助长了他的侥幸心理。而且在当天陈运赴宴前,妻子告诉丈夫不要喝酒;在饭局中,陈运妻子还打来电话,当得知丈夫喝了酒,就再三劝诫陈运不要酒后开车。据了解,平时陈运出去吃饭,都会带着妻子,自己喝了酒,就由妻子开车回来,而当天家里有孩子,妻子就留下来照顾,而由陈运独自赴宴。

酒劲上头撞车时糊里糊涂

当陈运开车行驶到蚌埠工农路万达广场附近时,突然发现面前有行人横穿马路,于是就猛打方向盘左转,途中听到了车子撞击的声音,具体过程已经不清楚了,只知道最后撞上一个硬物才停了下来。

陈运下车一看,车子撞翻了路边的不锈钢岗亭,而在马路上,躺着多名行人。他不顾身上挂了伤,冲到路边一家快餐店,打电话报了120,并告诉家里自己撞死了人。

为见家人他弃车跑回了家

陈运肇事后,弃车拦一辆出租车跑回了家。他交代,自己只是想见一面家人,怕在车祸现场被抓后,见不到家人了。回到家里,陈运发现母亲带着妻子已经去了车祸现场,只有姐姐在家。陈运跪在地上对姐姐说,自己闯了祸,撞死了人,自己只想死,姐弟两人抱头痛哭。家人劝陈运去警方自首,当晚23时50分,陈运来到香山路派出所投案。

经过对陈运体内血液检测,乙醇含量为266mg/100ml,超出了醉酒标准三倍多。

高度醉酒+后果严重?

据蚌埠中院方面介绍,本案中,被告人陈运醉酒驾车造成六人死亡及相关财物的毁损,后果特别严重,其严重程度均大于之前的四川孙伟铭案及广东黎景全案,且上述两案一审均是判处死刑。同时,陈运高度醉酒驾车(醉酒程度在标准3倍以上,达到266毫克/100毫升),不顾同车人提醒,在城市主干道超速行驶(该地段限速50公里每小时,其速度为100~108公里每小时),犯罪性质相当恶劣,社会危害性极大。

被告人陈运犯罪后,没有积极赔偿和抚慰被害人家属,没有取得被害方的谅解,社会矛盾没有得到有效的修复,不具有从宽处罚情节,且被害方亲属情绪激烈,庭审时一致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

虽然陈运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但根据其犯罪的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虽然具有从轻处罚情况,但不足以免除死刑。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2名性侵女学生罪犯为何判死刑

在嫖宿幼女罪刚被废除后没几天,最高法核准了两名性侵女学生罪犯死刑,自然会让人联想到最高法是在借此释放这样一个信号:今后凡是性侵女生的罪犯都将从重惩处,企图挂靠嫖宿幼女罪逃避法律严惩直至死刑的路已经走不通了。


三招让“阅兵蓝”常驻北京

30年前,有一件比治污更难的事儿,就是计划生育,这都干成了。虽然产生了诸多其牵牛扒房的悲剧和诸多争议,但从执行的角度,各级政府都显示出强大的执行力。治污这事儿,也同样的道理,只要地方官员们狠下心来,肯定能干成。


中国经济放缓靠买买买扭转?

不能正确理解中国经济增长不均衡的原因会导致错误政策出台。如果问题关键是短期需求不足,那么,消费增长就变得很重要。当投资急剧下降,全球贸易处于停滞,中国——跟每个其他国家一样——出现了产能过剩。但这是一个周期性出现的问题,跟长期经济增长无关。


家长以死逼孩子上大学错了吗

在教育资源不能绝对公平的社会,在学费生活费越发昂贵的今天,孩子的父母未必不明白学历并没有那么值钱,毕业后也未必就可以一帆丰顺挤进城里过好生活,可是他们并没有更多的的选择。上学也不过是无路可走之下一条尚且能给人与一点光明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