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共290人 嫌山下世界太吵

原标题:探访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淡定驯鹿不畏寒

新华社呼和浩特1月26日电 (记者邹俭朴 姜雪兰 董璐)“‘小七号’,你去哪儿啦?咋这么久才回来?”敖鲁古雅鄂温克族猎民布冬霞边拍着一头驯鹿,边给它喂豆饼。

布冬霞是敖鲁古雅鄂温克猎民乡的猎民,她和族人们驯养着上千头驯鹿。他们聚居在内蒙古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现有户籍人口290余人。他们中的一些人至今依然保持使鹿等传统生产生活方式,被称为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

驯鹿有“森林之舟”的美誉,主要分布于泛北极圈地区。它们习惯严寒,温驯可爱。300多年来,从贝加尔湖地区迁至大兴安岭密林,敖鲁古雅鄂温克人一直与驯鹿在深山密林里相依为命。

记者到达位于内蒙古根河林业局密林深处的猎民点时,主人布冬霞正在帐篷里煮肉,一询问,满满一大锅竟全是用来喂猎犬的。“我们现在没有枪,为了安全就多养了几条狗,天气太冷,得多煮点热乎肉喂它们,不然狗扛不住。”她说。

布冬霞家有100多头驯鹿,她能叫出每一头的名字来。“我最喜欢‘小七号’和另一头‘大眼睛’,‘小七号’左耳朵被猞猁叼去一块,幸好它灵巧,跑了。”布冬霞慈爱地摸着驯鹿的头说,“小七号”今年已经14岁了,是她驯养的鹿群中年纪最大的一头。

在猎民点,如今山上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族猎民已很少再住传统住所“撮罗子”了,他们搬进政府发放的宿营车后,生活条件有明显改善。安装了锅炉和暖气的宿营车不但温暖舒适,猎民们在里面还能通过卫星电视收看各种电视节目。

布冬霞说,山中苦寒,但为了心爱的驯鹿,一些猎民常住山上。在敖鲁古雅鄂温克民族乡,猎民们住进了二层小楼,政府还免费为他们配备了家用电器和生活用品。

“我还是习惯住在山上,总觉得山下的世界太吵。”布冬霞笑着说。

布冬霞告诉记者,驯鹿性情温和,多数时间都在森林里自由游荡,几天才跑回猎民点一次,要点豆饼和盐巴吃。见到回来吃食的“小七号”和“八百”两头驯鹿,记者按捺不住好奇心,随着猎民一起走进严寒中的大兴安岭深处,寻找正四处游荡的驯鹿群。

冬日的大兴安岭洁净而神秘,除了“嘎吱嘎吱”的踩雪声,听不到任何声响。在毫无杂质的及膝白雪中跋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发现了密林深处的驯鹿群。时值严冬,很多雌鹿都已怀孕,虽然天气寒冷,但大多数驯鹿依然懒洋洋地卧在雪中咀嚼着苔藓,见到人也并不害怕。

布冬霞说,驯鹿虽是草食动物,但它们主要食用的是森林中的苔藓、蘑菇和灵芝,喝的是山间流动的泉水。“驯鹿很挑食,但美丽的大兴安岭给它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天然食材。为了驯鹿,我们敖鲁古雅鄂温克人也要保护好这片绿色福地。”布冬霞爽朗的笑声回荡在森林深处。


油价应该已跌到了到谷底区域

油价如此,金价如此,房价难道就是例外?除非这是在火星,除非这不是市场经济。油价暴跌让产油国叫苦不迭,房价一旦暴跌后果会怎样?


要让黄牛生意不好做成为常态

打击“黄牛党”,仍然需要相关部门做大量的工作。现实中的打击只能加强不能减少;同时,相关部门也应该适度“放开市场”,比如,交通部已经明确鼓励拼车回家,应该出台一些具体的条款和措施;再比如,火车售票问题,也应该在春运期间想办法规避“占票族”、“囤票族”……


避免成炮灰是我们终生的重任

装睡的人总是叫不醒,监守自盗的人总是看不住——永远不要相信别人会帮你“看守”你的钱。连王石们负责管理的万科都可能会被“偷走”,何况是被别人管理的你的钱?


怎样战胜无聊这个人生之癌

克服无聊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带癌生存。一旦无聊的感觉占了上风,那就是癌症失控,人的生命就彻底毁掉了。所以,明知得了不治之症,仍旧苦中作乐,才能使自己的生命从一片晦暗中走向阳光,才能从痛苦走向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