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东北人口流失反映出经济渐失活力

7月10日的时候,国家卫计委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在这个新闻发布会上我们关注这样两组数字,来看一下,2014年我国出生人口1687万,比2013年增加了47万,增加了47万,这是近年来我国人口增幅最大的一年,主要是“单独两孩”政策实施产生的效应,这是一个好消息。由此看到,“单独两孩”政策已经取得了预期的一个成效。

第二组数字,判断我国到2014年总和生育率是1.5到1.65,我们是和国家统计局一起会商的结果,这个结果是负责任的,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权威发布。那么一般认为1.3生育率是到达一个红线的标准,那么看1.5到1.65,是明显高于1.3这样一个红线的,这也是一个让人乐观的数字。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不管是1.6还是1.65,这都是一个全中国平均之后的数字,是全中国的水平,但是在一些地区,这个生育率这个数字是远远低于1.5和1.65这个水平的,对他们来说未来应该怎么办?今天我们就来关注这个话题。

解说:

今天,一篇“东北拉响人口警报”的新闻报道,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该报道称:东北,将是人口问题最严峻的地区。

文章引用了黑龙江省社科院助理研究员罗丹丹,在《黑龙江省人口发展问题分析及对策》一文中的数据。数据显示: 2000年以来,黑龙江省人口出生率一直在10‰以下,全民进入低生育水平阶段,2012年为7.3‰,2013年为6.9‰,而2013年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仅为0.8‰。

【电话采访】黑龙江省社科院助理研究员 罗丹丹:

黑龙江省每年出一本黑龙江统一年鉴,每年都有一些数据比较权威,最新的数据。我的文章里人口出生率,人口自然增长率,包括少子化程度方面,这些(数据)都是从黑龙江统计年鉴里面得来的。

解说:

罗丹丹已经连续7年,就黑龙江省人口情况做过调研报告。根据她所掌握的数据,黑龙江省人口出生率和自然增长率持续下降所带来的不利影响,也正在显现。

【电话采访】黑龙江省社科院助理研究员 罗丹丹:

2001年(黑龙江)人口自然增长率是2.99‰,一直到2013年人口自然增长率是0.8‰,就是说13年间人口自然增长率降低了2.19‰,说明十几年黑龙江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的非常快,而且它的人口出生率也是持续下降。人口自然增长率下降,确实对降低人口数量起到了一个很大的作用,但是几十年人口红利期已经过去了,现在人口下降带来一个很大的恶果,所以说黑龙江省人口(结构)亟待调整。

解说:

根据公布的数据显示,黑龙江的人口情况目前还是东北三省中情况最好的。以2013年三省的人口自然增长率为标准,黑龙江为0.8‰,吉林为0.32‰,而辽宁,到2013年已经是连续3年出现了人口负增长。

主持人:

刚才我们说到了一个数字,就是全中国的总和生育率是1.5到1.65,我们再来看,黑龙江、吉林和辽宁,他们三个省的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总和生育率是多少,辽宁省0.74,黑龙江0.75,吉林0.76,远远低于全国的水平,要知道我们国家港台生育水平是1,已经是世界上数值很低的了,日本是1.2,应该说这些数字都是远远低于这些地区的。

那么我们来看,2013年东三省人口出生率,黑龙江6.9‰,辽宁6.09‰,吉林是5.36‰。我们再来看,“二孩政策”对于东三省的影响是什么呢?吉林省卫计委的数字,在政策实施之初,该省预计一年有12000对夫妇生育,但是实际只有1/2,有6255对申请了,还不一定生育,想生育二胎的也就只有5000对,占不到预测的1/2,据了解吉林一共有87000余对夫妇符合政策。好了,怎么面对这样的一个非常严峻的形势,我们接下去连线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的张翼副所长,张所长,东北三省的这个低生育率应该说并不是一日形成的,那么现在它这个问题变得比较突出,您分析,就是什么时候是出现了这种低生育率的苗头,为什么?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副所长 张翼:

可以说是从上世纪90年代以后,东北三省就步入到了低生育率时期,之所以会进入到低生育时期,主要有三个原因是在东三省是不得不进入,第一个原因是东三省的城镇化水平高,东三省在国有企业在整个国民经济当中所占的比重也比较高,所以在计划生育时期,它的计划生育的质量也比较高,比较早地控制了人口数量增长的这样一个速度,因此上它下降到这样一个阶段以后,就到一个持续性低生育率的时期。

主持人:

张所长,您看,刚才我们说了,这个东三省大概是高于0.7不多的这样一个生育水平,虽然它比我们国家的上海和北京的生育率要稍高一点,但是仅仅是一点点,它是比上海和北京,它是仅次于上海、北京的,全国垫底的几个低生育率这样的一个省份,为什么是人们没有在上海和北京上面做文章,而是更多地把关注点放在了东三省上,这个问题在那发生就显得异常地严重?

张翼:

这就是东北现象,现在学术界从本世纪之初,把东北的人口进入低生育时期,把经济陷入到一个缺少增长动力的年代,这样一个现象就总结为东北现象。那么东北现象出现的原因跟北京、上海是截然不同的,北京、上海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城市,也是我们国家资源配置非常优化的城市,所以它吸引了大量的流动人口的进入,比如说北京的流动人口差不多就是一千万左右,那么上海的人口也超过了一千万,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就是劳动力人口里面,上海跟北京反倒是老化率比较低的城市,但是东北就出现了年轻人口大量流出,导致整个东北的生产出现了乏力的局面。在流出的人口里面,又以技术人员、学历比较高的人员,跟年轻的人为主,所以使得东北本地发展动力就越来越不足了。

主持人:

张所长,您看,我们今天之所以关注这样一个话题,是发现今天很多媒体在关注这条新闻的时候,都用十分严重的口气,比如说“东北拉响人口警报”,应该说是用词比较严重了,您怎么看待这种局势,您认为有这么严重吗?

张翼:

的确是比较安全的,长期以来我们国家在人口数量的压力之下,把这个控制人口数量作为计划生育的主要目标,尽管在本世纪以来,人口政策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但是人口下降的速度还是比我们预期的要高。而且这个下降在东北表现的特别地突出,一个是人口老化速度比较快,第二就是离婚率的也比较高。像东北,它比全国的离婚率可能还要高一点,这样一个情况下,就是越来越多的研究人员就更加关注东北现象对经济增长的动力的失衡,这样一个重大的话题。

主持人:

非常感谢张所长,其实张所长刚才点到了我们接下来要关注的一个话题,就是人口现在呈现出了这样一个下降的局面,那么这样的一种局势对于东三省的经济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继续关注?

解说:

根据吉林省每年公布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和黑龙江相比,同处于东北的吉林省,近几年来的人口出生率更低。

【字幕】吉林

2011年 

出生率为6.53‰  自然增长率为1.02‰

2012年 

出生率为5.73‰  自然增长率为0.36‰

2013年 

出生率为5.36‰  自然增长率为0.32‰

2014年 

出生率为6.62‰  自然增长率为0.40‰

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 付诚:

吉林省的低出生率,首先有这样的因素,就是东北地区它是全国城市化比较早的一个区域。城市人口的生育习惯和农村人口生育习惯肯定不一致。吉林省城市化高,使得我们一开始自然增长率的水平就比较低,然后长期维持这样的低水平状态。

解说:

根据吉林省卫生计生委工作人员的介绍,自从正式实施“单独两孩”政策以来,吉林省去年一年共有7004对符合政策的夫妇申请,占符合政策标准人数的7.92%,低于全国8.3%的整体水平。而申请的还不一定生育,想生育二孩的估计只有5000对,不到预测的1/2。

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 付诚:

生育成本的考虑这方面的因素,是决定是否生育的关键性因素。尤其在东北地区的城市当中,人们往往感觉到生孩子成本过大,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再一个就是说现在城里的年轻同志初婚年龄也是在往后拖。

解说:

与此同时,还有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GDP增速最低的五个省份中,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均在其中,东北三省经济增速均低于中部、西部和东部。

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 付诚:

人口减少不是一个东北的独有的现象,这是一个全国经济欠发达地区一个共性的问题,因为可以这么说,现在整个的人口都是向发达地区流动,比如说北上广深这样一个区域,它大量吸收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人口,而经济欠发达地区由于就业机会少,那人员自然要向这样的一些区域流动。

解说:

根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的数据中可以看到,2010年辽宁省人口流出地主要是北京、天津、河北;吉林省人口则主要是向辽宁、北京、黑龙江流动;黑龙江省人口则主要向辽宁、北京、山东、河北、天津流动。那么,经济的不景气,是否加速了人口的外流?

吉林省社科院研究员 付诚:

因为现在来看只要你这个地区经济发展有活力,那么人口现在自然流动就会来弥补你人口不足的问题。现在之所以出现人口流失,从另一个角度反映出,实际上东北地区的经济在逐渐失去活力。

主持人:

我们关注到这样一个现象,就是东北地区的人口在减少,刚才我们说到了人口生育率的降低,雪上加霜的是数字显示这个地区人口流出每年近200万的量,那么接下去我们再来看一组数字,2014年东北三省的GDP增速,黑龙江5.6,辽宁5.8,吉林6.5,那么在全国也都是属于倒数第二到倒数第四是垫底的,人口的增速在全国垫底,GDP的增速在全国也垫底,那么这个人口和GDP增速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们继续请教张所长,您看这两者之间是不是一种正相关的关系?

张翼:

从全世界人口发展的历史上,我们可以知道在人口增长或者人口维持它的一个奇数而变化的国家或者地区,经济增长速度就比较快,而且稳定,凡是人口下降,人口流出比较多的地区或者国家,经济增速动力不足,并且就处于逐渐下降的态势,这是在一个长期人口发展历史当中我们得到的基本的结论。

主持人:

那么对于东北三省来说,人数的下降,人口的流失会对当地的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张翼:

可以说是有一个负面的影响,但是东北地区的经济增速下滑,除了人口这个主要的因素之外,还碰到了发展过程当中一个最不好的时间段,正好处于世界的大宗商品降价的这个时期,这使得依赖资源发展的东北,它是每生产一个单位量的商品,它的亏损的面积就会过大,这是第一个重要的原因。

第二个重要的原因,东北地区原来是老工业基地,在老工业基地的改造和国有企业的改制过程当中,下岗分流又使得大量的技术人员离开东北,转移到国家的东部地区,尤其南方去发展,使得东北就失去了人力资本的支持。

第三个原因,主要还是人口净流出以后,导致人口的消费对经济增长拉动的能力降低,从过去的十年的历史数据里面可以看到,全国是第二产业所占的比重在降低,第三产业所占的比重在上升,但是在东北重心的战略支持之下,技术对经济增长的贡献越来越下降,可是第三产业在此影响之下,导致不是增长的,而是在GDP所占的比重,下降的态势,所以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就说东北的经济正好跟人口的减少,这样一个主要因素结合在一起,使得东北雪上加霜,使得它的发展越来越缺少动力。

主持人:

好,谢谢张所长。这个问题我们先谈到这个,这个人口问题,如果一年两年看,恐怕看不出太大的变化,但是如果把人口问题放到一个十年,或者放到一个更长,20年、30年乃至50年看,这样的变化的曲线就会变得非常的明显,今天我们关注的是东三省这样一个人口减少的问题,其实这样的问题,恐怕未来也会相继在全国其它地区陆续出现,东北如何解决这样一个问题,恐怕也会给其它地区带来一个相应的一种经验,我们继续关注。

解说:

面对低出生率与老龄化程度加剧的东北三省,今天,就有媒体称,这样的状况,为全国“拉响了人口警报”。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数据显示,低出生率的问题,不仅仅只存在于东北三省。国家第六次人口数据普查也显示,全国的总和生育率只有1.18,而北京的总和生育率才0.71,上海的总和生育率也仅仅为0.74。

生育率低,究竟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尽管每个城市根据自身情况会有所不同,但面临的现实问题是,中国的人口结构,似乎已经面临风险。

【新闻播报】2015年3月10日新闻

目前,我国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老年人口过亿的国家。

解说:

今年两会期间,人力与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介绍说,我国目前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经达到了14.9%,到2020年将达到19.3%,到2050年将达到38.6%,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年龄人口的绝对数在下降。

生育率低、人口老龄化等结构性问题带来越来越多的挑战。2014年社科院《中国人口与劳动问题报告》发布,其中提到“支撑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人口红利’已经终结,中国政府应该尽早从依赖‘人口红利’转向挖掘‘制度红利’”。

字幕:2013年12月23日

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 杨文庄:

符合单独两孩政策的夫妇呢,可以携带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和独生子女父母的光荣证(等材料),到当地街道乡镇的计生办去申请再生育。

解说:

2013年12月28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决议》,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单独两孩政策依法启动实施。

2014年1月,浙江、安徽、江西三省率先启动“单独二孩”政策,3月至6月多数省份集中实施,9月政策全面落地。而中国开始推行“单独二孩”政策,也被很多媒体和学者认为是提高生育率、缓解生育率低的方法之一。

字幕:2015年7月9日

国家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 杨文庄:

预计2015年出生人口会比2014年有所增加。作为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重要一步,单独两孩政策的实施释放了一部分生育势能,使我们对育龄群众的生育意愿和生育行为有了更加准确的判断。

解说:

7月9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我国总人口继续增长,2014年末达到13.68亿人,一孩出生减少,二孩出生增加。2014年,我国出生人口1687万,比2013年增加了47万,是近年来增加幅度最大的一年,这主要是单独两孩政策实施产生的效应。

国家卫生计生委计划生育基层指导司司长 杨文庄:

当前主要任务是要继续组织实施好单独两孩政策,加强初生人口的监测,加强政策实施效果的评估,推进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改革,完善相关的配套措施,为下一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创造环境、奠定基础。同时也要积极做好进一步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研究论证工作,这些工作我们都在紧张地做。需要强调的是,生育政策的调整事关全局,事关长远,事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必须权衡利弊,审慎决策,按照中央的部署,依照法定程序,逐步调整完善,我们现在正在按中央的要求,做抓紧推进的有关工作。

主持人:

我们一直觉得中国有十几亿人口是一个负担,但是现在随着东三省这样的一个问题,它逐渐显示出来,我们发现结构恐怕要在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就开始蔓延了,用什么样的方式蔓延,我们又如何去面对它,继续连线张所长,张所长,您觉得未来在我们国家会有多少省份,会有多少城市会渐渐地出现人口结构带来的问题?

张翼:

可以这样说,在人口结构增速比较快,收入比较高的省份城市里面,人口的发展还能够吸引别的地区的年轻人口的加入,但是在东北地区的西北、西南这样一些地方,尤其是在资源枯竭型城市,或者说原来依赖资源发展的这样一些城市,已经走上了“不归之路”,有很多省份,它的户籍人口的数量远远大于常住人口的数量,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人口,尤其是年轻人口流动到别的城市的结果,所以东北地区的这个现象,它点燃了我们对西北、西南以及某些中部地区城市的发展的关注。

主持人:

张所长,您觉得对于这些不同的地方出现的不同的问题,是有一个共同的解决之道,还是说不同的地方要有不同的解决方式?时间很紧张,您简单讲一下。

张翼:

不同的地方肯定有不同的解决方式,但是这个解决的办法,在我现在来看,一旦形成地区发展优势以后,就特别难以改变,所以说只好过渡到以科技创新驱动发展的态势里面去,依靠人力资源来再开发,可能才是一个比较正确的路。

主持人:

好,非常感谢张所长。对于改革有重大贡献的人口红利在渐渐消失,那么接下去怎么改革相关的政策,怎么用好人力资源的种种的这种制度,怎么在制度上要形成新的红利,恐怕在未来会影响到很多地方。 

编辑:SN146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国需要一场生育政策大讨论

去年年底有50多位人口学者在上海召开生育政策座谈会,呼吁进一步开放二孩政策。我们认为,在这样的氛围里,人口政策的理想与现实,应该会是贯穿全年的重要议题。针对是否全面放开二胎等焦点性的人口问题,展开一场理性、建设性的大讨论,对当下中国来说可以说是迫在眉睫了。


高校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看到别人开海鲜馆赚钱,自己就跟风卖海鲜,一旦市场需求饱和,就难逃倒闭的厄运。饭馆倒闭了不要紧,高校专业设置失误则兹事体大——大学培育出来的教育产品不符合市场需求,对学生而言是贻误终身,对社会而言是严重浪费资源。


留守儿童性侵创伤何时能抚平

我们该问问故乡沦陷,留守儿童性侵,留守老人自杀,留守妇女成乡村二奶……这些问题是不是因为盲目加快城市化进程的结果?如果是,我们是不是要缓慢城市化脚步,是不是要反哺农村,鼓励农民工回乡创业,尽量和孩子、老人共同生活,而享受天伦之乐?


用涨票价解决地铁客流不靠谱

传说中的价格杠杆,能否起到“削峰填谷”的作用?用经济杠杆来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用涨价来分流,就得先明确“地铁的价格弹性”到底有多大。20年前,人们会因为“半只鸡”而减少公交需求,20年后这一幕还能不能重演?